盾冬译文
现在也会放一些自己的渣文!
冬兵大本命!!

【盾冬】我们都很好(完)

为帝都茶话会写的稿子XDD 现在放上来!



Gino下班之后直接去了PTSD的互助小组会议。他从阿富汗战场回来之后,经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间,在VA的帮助下加入了现在的互助小组。现在他已经大有进步,找到了工作,有了稳定收入,正在一步一步的重新融入社会。

用来开会的房间很干净,很宽敞,浅绿色的墙壁边放着长势茁壮的绿色植物,浅色的木地板和玻璃窗一样一尘不染。房间的中间有一个小的发言台,后边有一张扶手椅,墙壁上挂着幻灯片机的白色幕布。主席台对面整齐地码着三十来张崭新的折叠椅。

今天一切如常,依旧是主席发言,向大家重读小组规则(例如不能打断别人说话、每次会议带零食的轮值明天轮到谁),然后就是新人自我介绍,谈谈个人的生活情况,和现在的进展情况。

Sam Wilson是他们的会议主席,兼小组指导员。他是个非常值得信赖的人。会议开始大概十来分钟后,有个人推门走了进来,大家抬头望过去,屋里的气氛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这个人非常年轻,非常英俊,身上带着一种沉默的阴郁感,像是周围环绕着粘稠的灰色空气。他看起来大概只有二十几岁,鼻梁高耸挺直,嘴唇柔软红润,眼下有着严重的黑眼圈,皮肤苍白。他微卷的棕色发丝略长,在脑后梳成了一个短短的马尾,前面有几缕发丝不够长,就稍显凌乱地垂下来,显得颇为漫不经心。但是出众的容貌让他的不修边幅像是每天花大价钱让造型师专门打造出来的一样。进来之后,他直接坐在了最后一排,沉默不语地用眼神和发言台后的Sam打了个招呼。整场会议,他一言不发。会议结束后,他同样用眼神和Sam道了别,手揣进皮夹克的兜里,低头径自走出了房间。

在接下来很长的时间里,他几乎每天都会出席小组会议,每次都是同样一言不发。他们对他的了解只有以下几点:

1.他的名字叫James。

2.他带来的燕麦葡萄干饼干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饼干。

3.他有个超辣的男朋友。


*****


Steve皱着眉看着面前不锈钢盆里的饼干面团,用手在盆壁上抹了一点,放进嘴里尝了尝,尝过后他叹了口气,用保鲜膜把面团盖好。他悄无声息地在厨房里继续翻阅烘焙笔记,时不时地抬起头望向客厅的沙发。客厅的电视上还放着《乌云背后的幸福线》,十几分钟前,电影演到一半的时候Bucky就眼皮打架,Steve立刻趁虚而入,一杯温牛奶、一条温暖的毯子、几个柔软的枕头,再在他额头上抚摸几下,甚至都不用他多哄多劝,昨晚没睡好的Bucky立刻陷入温暖舒适的小窝里,睡得气息悠长、安稳香甜。

Bucky对于电影的品味……十分接地气。一切的文艺片、爱情片、传记片、纪录片,都能让他在半个小时之内哈欠连天。这一点从战争前到现在都没有变,当年Steve和他去看《乱世佳人》,Bucky在电影院里睡了醒醒了睡,出去抽烟吹风醒神,坐回座位上后二十分钟内又睡得人事不省。七十年后也是同样,在Tony强烈要求要给“阿斯加德的挚友”恶补地球知识的提议下,他们有一次在复仇者电影夜的时候放了《公民凯恩》,电影开始后的半个小时,Bucky已经睡得栽进Steve的怀里。最后在众人善意的笑容中,Steve憋着笑,吻了吻Bucky的头顶,把早就准备好的毯子盖在了Bucky身上。电影结束,到最后字幕走完、音乐结束的时候,Bucky就会醒过来,这次也是一样。Bucky捏着毯子蹭眼睛的时候,Steve已经拿着那盆面团蹲在他面前。“你想干吗?”Bucky侧过身懒洋洋地嘟哝了一句。

Steve把面团放到他鼻子底下:“尝尝。”

Bucky皱眉:“我尝这玩意干蛋?”

Steve挑眉看着他:“今天晚上的小组会议不是轮到你带饼干吗,Sam给我发了消息。”

Bucky嗤笑一声:“你有病?去超市买了直接倒进饭盒里,说是你做的不就完事了。”

Steve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端着一盆面团。Bucky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看着他。Steve最后用手沾了一点,要往他嘴里送:“你尝尝,我总觉得味道不对,缺点什么。”

Bucky嫌弃地扭过头去,Steve把餐盆放到茶几上,一手捏住Bucky的后颈,一手把沾了饼干面团的手指往他嘴里塞。Bucky本来紧咬牙关,但是Steve直接把面团抹在了他的牙龈上,他气急败坏地张嘴要咬,结果又被Steve捏住下巴,只能用舌头把他的手指往外顶。

现在他俩已经不是在尝味道了,完全演变成了炫耀格斗技。二十分钟后,两个人气喘吁吁地躺在沙发上(更详细地说,是Steve躺在沙发上,Bucky趴在他身上),Bucky咂么咂么嘴里的味道,想了想,说:“缺点肉桂味。”

Steve对此的回应是喃喃了一句“让我尝尝确认一下”,一口吻住了他的双唇。


*****


上周,小组里有个人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生活,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他叫Robert,四十岁出头,跟男朋友在一起差不多二十年了。事情发生的这天,他一如既往地下班回家,他的爱人在他嘴里闻到了酒味,但是什么都没说。那晚他们很平静,在沉默中吃完了晚餐。吃过晚饭,他的爱人去洗碗,他上楼之前对爱人说了一句“对不起”。他的爱人只是耸耸肩,没有回头。一小时后,他上楼去的时候,Robert已经用一条领带把自己吊死在了门后。

Bucky在回去的路上跟Steve说了这件事,这天在下雨,雨水打在车窗上,Steve很久都没有说话。气氛沉闷阴郁,Bucky叹了口气,说:“这没有什么,有的时候,这是唯一可行的方式。”

Steve突然问:“那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方式?”

Bucky说不出话来。

那天晚上他们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睡觉的时候,Steve把他紧紧抱在怀里。


*****


打扮Bucky这项有益身心的娱乐活动,成了Natasha、Wanda、Pepper、Jane和Darcy几个女孩最喜欢的消遣活动。他不像Tony那么嘴欠,不像Steve那么守旧,紧身低腰牛仔裤这种Steve坚决不会穿的时髦衣服,只要女孩子们把衣服拿过来,对他笑笑,说几句好话,他基本都不会让女孩们失望。

James Buchanan Barnes在70年后依旧是妇女之友。

Steve觉得非常自豪。

他们公寓里的步入式衣柜比他们70年前在布鲁克林租来的那间公寓的起居室还大,Bucky的各类衣物满满当当地至少占据了衣柜的五分之四。Steve其实不太明白为什么会有人需要这么多的衣服,女孩子们显然不想跟他讨论这个问题,她们忙着打扮一点都不反抗的Bucky。

他现在每次出门,就连每一根头发都被她们精心打扮过。Steve心中柔软而甜蜜,他的Bucky是真的光彩耀人。70年前,他就是布鲁克林最迷人最英俊的小伙子,女孩子们愿意在他会路过的地方等上几个小时,只为了装做偶遇,能跟他说上几句话,能看到他展颜一笑时蓝眼睛中闪烁着的光辉。那时候他们哪儿有这么多衣服啊,仅有的几件衣服洗得都褪了色,裤脚袖口都起了毛边。洗衣服这件事情以前是Bucky一个人的任务,他总是一边洗衣服一边唱歌,还瞎改歌词,搞得Steve烦不胜烦。那时Steve接下了几家报社和杂志的画稿,被他那荒腔走板的歌声吵得灵感枯竭,他放下画笔,走到阳台,嘴里骂骂咧咧。Bucky看到他后就哈哈大笑,朝着Steve的方向“哗”地一抖手里洗干净的衣服,溅他几滴水珠。他看着Steve一脸恼火的样子,仰起头来哈哈大笑,那双眼睛蓝得像是倒映着天空的海。

Steve至今都记得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了珍珠港,他们是在18号知道的消息,Bucky和他都知道战争迫在眉睫,那天他们彻夜未眠,沉默不语地坐在灯光灰暗的房间里。他们的住处暖气总是不够暖,Bucky叹了口气,问他:“冷吗?”但是还没等Steve说话,就已经站起身来脱下外套,披在Steve的身上。Steve伸手抓紧那件还带着Bucky体温的衣服,就像是抓紧挚友的手——他已经知道Bucky注定要离去,而他只能被留在原地。

后来谁知道他也进了军队呢?他和Bucky带领着咆哮小分队,迎着枪林弹雨横冲直撞,在泥地里打过滚后,衣服脏得脱下来后自己都能立住。某次战斗后,他们和大部队汇合,终于能在帐篷里睡个安稳觉。Steve和Bucky自然是住在一起的,Bucky在洗干净了自己之后,脑袋一沾枕头立刻睡得人事不省,他睡着的时候微微蜷起身子,曲起双腿,冰冷的双脚贴在Steve的小腿上,他睡得安稳而放松,显得那么年轻,简直还是个孩子。早上的时候Steve先他醒来,他小心翼翼地支起身子,试探着伸出手去触碰他的发丝,Bucky没有醒,他胆子大起来,慢慢俯下身,终于吻在他的唇上。

Bucky突然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把他吓了一跳。Bucky笑着问:“你在做什么呀,Stevie?”

他那时候被逮到,反而觉得心里光明磊落,说:“亲你啊。”

他看着现在被女孩子们包围起来的Bucky,突然心念一动,于是走上前去搂住他,在他唇角轻轻一吻,Bucky怔忪地看了他一眼,他笑笑说:“你真好看。”

Bucky还觉得有些骄傲,伸手摸摸自己的头发,简直像是只小孔雀在自豪地整理羽毛。


*****


Bucky心情好的时候还会给Steve搭配出一套衣服来。

然后他就拉着Steve出去炫耀一番,等他心情更好的时候,他会把那身衣服再亲手扒下来。


*****


Sam给互助小组的成员们布置了作业,让他们给亲近的人写一封信,要坦言他们对亲人的感情、他们之间真正的关系,和组员们对这段关系的真实看法。

Gino的信是写给妻子和女儿的,他为他之前糟糕的情况道歉,为女儿目睹了他的变化和破碎道歉,为因为让妻子承担了太多压力道歉,为拮据的生活条件道歉。

Bucky很久都没能动笔。他拿着夹着白纸的夹板,握着笔,但是就是下不去手。现在每周Steve会在周三下午出门,留些时间给Bucky独处,他有时去找Sam出去喝个酒,有时和其他的复仇者们打打牌,会在晚上吃过晚饭后再回来。

Bucky下笔写出第一个字之后,突然就这么顺利地写了下去。


亲爱的Steve:

对不起,刚回来的时候我对你很冷淡。这有两个理由,第一,是因为我的脑子很乱。第二,是因为我一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就这么活下去。我每一天都觉得,我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借来的,我欠了一身债,那些被我杀死的、和因为我而死的人们,我欠他们一条命。我不知道自己配不配继续活下去,你们说那一切都不是我的错,我不知道在这点上,我应不应该相信你们。

我觉得我不属于这里,不属于这个世界,不属于现在。我想要相信发生的一切都是有理由的,同时我也觉得一切都是错的。我觉得我应该对我做出的事付出相应的代价。Steve,真的,我杀了那么多的人,伤害了那么多人,我怎么就可以这样平静地生活下去?即使你说我是无辜的,即使你说那不是我的错,但是我所度过的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我都觉得我是罪人。

每一天都是折磨,而我觉得我的生活理应如此。这是对我的惩罚,我要永远背负着这样的痛苦生活下去。这是我应得的。你问过我有没有想过一了百了,那时我没有回答你。我没有,一次都没有。因为我要永远背负着这样的罪孽生存下去,这是我赎罪的方式。

但是你在这里,你让我甚至开始相信那些事真的不是我的错,让我觉得我可以允许自己享受一点快乐,让我觉得我理应让自己开心一些,让我觉得我也有资格过上正常的日子。

谢谢你。

以前的事我不会忘,我也不能忘。这是我的一部分。只有这样的我才是完整的。

我觉得折磨我的是生活,但是生活只是生活,只是不停过去的时间。折磨着我的,是我自己。

我说过我会追随那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小伙子,我可以为他献出生命。所以我一定也可以为了他好好活下去。只要为了你,我就可以为一切的痛苦找到一个足以支撑着坚持下去的理由。

所以我决定放过你,也放过我自己了。

我爱你。


这封信写完之后,Bucky把它塞到了Steve的素描本里。


*****


Bucky在另一个礼拜三给Sam打了电话,他说他已经准备好了要向前走。Sam给他的建议是不要太过着急,以免适得其反。

Bucky开始在小组会议后,留在茶歇旁边,尝试和复仇者联盟成员以外的人说话。有的时候状况好一些,他可以说出一些“是”、“不是”之类的简单回答;有的时候会比较勉强,他会抑制住自己想要走出房间的冲动,站在那里沉默地听别人说话;有的时候情况更糟,他低着头走出房间,回到车里一头扑进Steve的怀里,而Steve只能紧紧地拥抱他,等待着他身体的颤抖慢慢平息。

人类的心真是一个奇妙的器官。如果他心痛得觉得心脏被撕成了两片,为什么又会觉得骄傲得要爆炸?


*****


一个月后,Steve和Bucky外出就餐的时候,碰到了跟Bucky在一个互助小组里的组员。Cara是美国陆军的一位中校,今天也是跟配偶和女儿一起外出就餐。6岁的女孩Ruth在看到Bucky第一眼后就被他迷住了,追着他问:“叔叔你是摇滚明星吗?”

Bucky只觉得好笑,摇摇头。

Ruth继续问:“那你一定是个模特。”

Bucky挑起嘴角,还是摇摇头。

Ruth锲而不舍问个不停,最后甚至问到了“叔叔你是吸血鬼吗?”,终于把Bucky逗得哈哈大笑起来。Steve也被他们逗得笑起来,逗她说:“你不害怕吗?吸血鬼可是会咬住你的小脖子,吸干你的血,再把你也变成吸血鬼。”

Ruth小大人般地叹了口气:“能变成这么漂亮的吸血鬼,那我一定愿意啊。”逗得四个大人全都笑了起来。

他们本来想要分开就餐,但是Ruth就是死活要跟“漂亮的吸血鬼叔叔”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她不停跟Bucky说话,像只小鸟一样啾啾啾地说个不停。Bucky似乎心情不错,虽然还是不说话,但是胃口很好。

Ruth吃饱后真诚地说:“叔叔,你要等我长大,我长大后嫁给你好不好?我会长得比妈妈还漂亮的。”几个大人全又笑了起来,Ruth高高兴兴地又说:“那就这么说定了。”

Cara又好气又好笑,真不知道这个调皮鬼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她看到Bucky和Steve的时候,就知道他俩一定不是普通友人,刚要出言解围,就听Steve说:“这可不行,因为你的漂亮叔叔已经决定要跟我结婚了。”

Ruth悲伤地叹了口气:“唉,果然好男人都已经有主了。”然后她睁大眼睛,对Bucky说:“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这样我就可以把你写进日记里,来纪念我已经死亡的初恋。”Bucky笑着摇摇头,Ruth看着他,突然好像恍然大悟一样:“我知道了,你不是吸血鬼,你是海妖塞壬,所以你才这么漂亮,还从来不说话。”她立刻伸手去捂Bucky的嘴:“那你一定不要说话,你一说话,他们所有人都要迷上你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然后她指指自己的脸颊:“只要你亲我一下。”

于是Bucky就真的附身亲了亲小女孩柔软的脸颊。


*****


两个星期后,Bucky的心理医生建议Steve增加让他独处的时间,于是Steve每周有两天会离开公寓,而Bucky决定用这样的空闲时间来学点什么。他报名参加了烹饪课,并且非常沉迷,只不过做出的成果总是差强人意。

Bucky纠结了一个星期,才鼓足勇气向老师提问为什么他做出来的蛋糕总是开裂而且不好脱模,问题得到解决之后,他做出了一个完美的芝士蛋糕,完美到复仇者们几乎因为这个蛋糕而搞起了内讧和间谍战。

Bucky把自己在小组会议上的发言稿改了又改,甚至还让JARVIS检查他的语法、拼写和措辞严谨性。Steve在一边酸溜溜地说不知道我们的结婚誓言你会不会这么在意哟,Bucky完全装作没有听到。

后来Bucky的发言的确非常完美,他一直很紧张,浑身都在发抖。那天Steve也出现在了小组活动的房间里,他坐在最后一排,为自己的男友提供精神支持。Bucky的发言非常真挚,结束的时候Steve和Sam几乎想要掉眼泪。

感恩节的时候,Clint跟他们视频通话,第一句话就是:“Barnes,你看起来简直可以去做Chippendales的头牌了。”(*Chippendales是拉斯维加斯的脱衣男秀)

Bucky哈哈大笑,说:“要不要我给你来一段儿?”然后就要蹦到茶几上开始脱。

Clint捂着眼睛喊“瞎了瞎了要瞎了”,Steve不满地把Bucky喊下来,Clint刚松了口气,就听一丝不苟的美国队长说:“这种人不懂得欣赏,不值得你跳给他看。”

哦,是哦,我不懂得欣赏哦,你懂哦。Clint心里简直咬牙切齿。他的妻子抱着孩子走进来,Clint把小孩接过来,Laura看着屏幕里的两人,笑笑说:“小伙子们,最近怎么样?”

Bucky笑笑说:“我们很好,谢谢。”

是啊,他们都很好。



END




昨天玩的真是太开心啦!!

还见到了好多太太好多美人!!超级幸福!!咱家妹子们的颜值好高!好幸福!

露露太太投喂的蛋糕还没舍得吃!筹划组准备的蛋糕也好漂亮好好吃!

虽然问答问题不带我玩!但是!我一点都不埋怨你们真的!

评论(17)
热度(516)
  1. sue1973Like fish in the sea 转载了此文字
  2. 愛是痛苦,是負擔Like fish in the sea 转载了此文字

© Like fish in the s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