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译文
现在也会放一些自己的渣文!
冬兵大本命!!

[未授翻][盾冬]冬兵进入发情期 1 (Alpha!Steve/Omega!Bucky)

The Winter Soldier Goes Into Heat

原作者:The Notorious Trollop Vo the Terrible (Voishen)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07303 

 

Attention:Alpha!Steve/Omega!Bucky

 

说好的ABO生子!大家拿去!好人一生平安!(别闹

这篇文是The Domestic Lives of Superheros(超级英雄日常)系列里的第一部。

第二部是The Winter Soldier Becomes a Parent (冬兵怀孕了。大家快来跟我一起催更太太啊啊!太想看了啊! @三次元ship专用 太太求更啊啊!)

第三部是The Winter Soldier is a Bad Ass Mother(超级战士夫夫教你如何带孩子)

第四部是寡鹰(Alpha!Natasha/Beta!Clint),第五部是贱虫(Alpha!Wade/Omega!Peter),都超级有趣!有兴趣的大家去看给作者太太留Kudo吧!

 

简介:

在Bucky回到Steve身边之后,他感受到了发情期特有的痛苦而又令人兴奋的悸动。他一直都以为在九头蛇对他使用了大量药物,并且对他身体造成那样的损伤之后,他大概以后再也不会发情了。

但是他错了。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找回自我,但是他的身体却可以清楚地记起谁是他的伴侣。

世间阴差阳错从未停歇,但是有些事却永远都不会改变。

 

 

 

1995

    

冬日战士俯卧在雪地里。他戴着白色的帽子,白色的护目镜,白色的手套,手中握着的RT-20大口径狙击步枪也是白色的。这个寂静无声的小山丘上覆盖着厚厚的白雪,他白色的身影隐蔽其中。他用他最致命的武器(原文中写冬兵机械手臂用的是The Weapon,这里说的就是他的机械手臂)端着RT-20,他微微曲起手指,枪支稳靠地被他托在手里。他最致命的武器握着这杆枪就像握着一根干树枝。

 

枪膛内是西班牙制20x110mm子弹,这颗130克重的子弹会以850米每秒的速度射出,轻易撕裂开700米之外的武装车辆装甲,射入九头蛇放置在塞尔维亚政府内的内鬼奸细体内。

 

他看着车辆匆忙打轮驶出车道,他扣下扳机,重装子弹。他又射击了两次——一枪射中逃跑的司机,另一枪射中那个人的保镖。失去生命的身体颓然倒在雪地上。冬日战士只有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才是这样残忍冷血,现在他的任务完成了,他应该迅速离开,抵达撤离点。

 

他收拾好武器枪支,站起来开始撤离。他知道自己从6个小时之前就一直在发烧,小腹更是传来一阵又一阵剧烈的绞痛。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没有跟任何一个人说。如果他一直这样谁都不告诉的话,大概在他发烧把脑子烧坏之前,就会有人把他押回冷冻仓里再次冻起来。

 

他也知道可能这次发烧真的要把他脑子烧坏了,他脑子里乱作一团,他想起了一些事,但是又想不清楚。而且他越用力去想,他的头和小腹就疼得越厉害。

 

他想,在这次被冻回去之前,也许会有人给他洗脑。

 

 

2014

 

他不知道要怎么告诉Steve,他现在小腹痛得厉害。目前为止,他的伴侣没有察觉出来他哪里出了问题。Steve Rogers现在一直都十分健康,而且Bucky知道,如果Steve发觉出来他哪里出了问题,自己也会看出来。Steve比他自己都更要清楚他的身体状况,而Bucky似乎觉得这也很正常(虽然其他人都觉得这不太正常)。如果他的身体出了问题,Steve一定会知道。

 

Steve正在厨房里揉着面团准备做晚饭,Bucky坐在起居室的另一端看着他。Bucky有一个专门的座位:他的椅背靠着坚固的水泥承重墙,坐在那里他可以清楚地监视通往复仇者大厦公共休息室的房间门。

 

Bucky身体真的是很不舒服,所以他一点都不饿。他不知道要怎么表达他现在身体的感觉,这种感觉跟他长距离剧烈奔跑后,肌肉酸软疼痛的感觉稍微有些像。但是这种感觉远不足以形容正在他身体深处翻腾的感受……

 

“Buck,帮我把烤箱打开好吗?”Steve语气轻快地问,像是他不觉得难过,不觉得世界都要塌下来了——他跟他度过的每一天,都让他必须要接受这个事实:现在有一个冒名顶替的骗子住在他终身伴侣的身体里(这副身体却又诡异地契合无比)。

 

Bucky站了起来,他踉跄了两步才站稳,现在即使只是站起来这个简单的动作都会让他感到痛苦。他咬牙装作若无其事,会过去的,会好起来的,除此之外他别无选择。

 

 

几个月后

 

Bucky逐渐允许Steve触碰他了。不单单是指两个人的皮肤轻轻擦过,而是他允许Steve抚摸他,安抚他,Steve可以抚摸他的全身,只是不可以碰他那里——

 

Steve告诉他,即使他颈上的绑定标记被用某些手段去除,而他们在那之后也都没有进行插入式性龘爱,但是他们之间的绑定依旧存在。Steve说他们之前经常会做龘爱,而Bucky自己模糊的记忆也证实了他的话。Steve还说如果Bucky不想做的话,他们什么都不做也没有问题。但这本身就是问题,因为Bucky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Bucky在洗澡的时候慢慢地呼了口气,他靠在淋浴间墙壁的瓷砖上全身颤抖。在离开九头蛇之后,身体上的疼痛依旧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在以前,他可以用意志力忍耐甚至忽略这样的疼痛,但是伴随着他自己人格的归来,同样归来的也有他作为人类的那部分。

 

Humanity hurts like a bitch. 

 

“Bucky?”Steve在外面叫他。

 

好极了,他本来还以为Steve出去跑步了,或者去做点别的什么,而这段时间内他可以自己呆一会儿。Steve在关于Bucky的事上总是关心过度反而有些愚钝,但是即使是这样,他也发觉出来,这是Bucky在今天醒来后到现在的6个小时之内,洗的第三个冷水澡了。Bucky想要借由冲冷水来降低自己的体温,但是该死的发烧总是卷土又来。

 

“Bucky?”Bucky关上水的时候Steve自己推门进来了,他装作若无其事地看着Steve。

 

“Hi。”目前为止,Bucky觉得自己装的还不错。Steve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他的潜意识果然是对的,Steve不是个白痴,他注意到了他的身体出了些问题。

 

“你还好吗?”Alpha走进浴室的时候四周看了看,然后他就看到了散乱在洗漱台上的药盒(一点用都没有)和温度计。通常Jarvis可以监测Bucky的体温,但是Bucky在住进这个套间的时候,就解除了Jarvis的所有传感终端。

 

“我没事,就是觉得有点……”Bucky耸了耸肩,“有点热。”这不太正常,因为现在是冬天。把他折磨得全身虚软的酸软疼痛也很奇怪,但是他不想告诉Steve,因为Steve一定会想要帮助他。

 

“体温是多少?”Steve只是单纯觉得他病了。

 

“103(Bucky说的是华氏度,大约等于39.4摄氏度)。”Bucky抬手揉了揉眼睛,“这个温度对Omega来说还算正常,对吗?”他记得以前Steve跟他说过这个。

 

“有时候是,但大多数时候都不正常。”Steve走进来,站在淋浴间门口。“你介不介意我——”Steve指了指他自己的脖子,Bucky把头歪向了一边作为回答。

 

Steve凑过去,他的鼻尖碰触到了他伴侣的脖颈。Bucky的腿一下就软了,他不知道他是怎么突然就对自己的身体丧失了控制,只能慌乱之中伸出手臂紧紧搂住了Steve的脖子。Steve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把他搂在怀里。Alpha的脸贴在了他的Omega颈侧的信息素腺上。

 

“STEVIE!”Bucky在混杂着痛苦与欢愉的难言感受中不由得呜咽出声。他的身体内很疼,疼得厉害,但是他却又感觉自己身下的那个部位对这样亲密的接触兴致勃勃。“唔……!”他感觉像是有一只手在自己的胸腹内翻搅着他的内脏,这样的痛苦让他不禁又呻吟了一声。

 

“这不太对劲。”Steve紧张地说,“靠在我身上,来,我带你回床上躺一会儿。”Bucky满心信任地把自己全部的体重倚靠在了Steve身上。Steve抱起他,把他放在了床上让他躺会儿,Bucky把自己的双腿紧紧并在一起。

 

“怎么了?”Bucky全身都在发抖,他身体内部像是在燃烧一样难受不已,难受到他忍耐不住,终于开口了。

 

“我不知道。”Steve摇头,他坐在Bucky身边,仔细打量着他,“我想说这跟发情期的症状有些像,可是——”

 

“我应该不会再发情了。”Bucky因为痛苦和焦躁,说话的语气也不太好。

 

“我知道,Buck。但是相信我,我真的觉得我们需要帮助。Jarvis,联系神盾局,我们需要医疗帮助。”


TBC

评论(31)
热度(484)

© Like fish in the sea | Powered by LOFTER